某某建筑工程有限公司

Emc易倍:民间离奇故事:天吴

  Emc易倍:民间离奇故事:天吴石川村的村口站着几个年轻人,正一脸愁容地看着面前的小河。前两天村里几个妇人在河边洗衣服,忽然发现水位上升了许多,原本清澈的河水也变得浑浊不堪,此刻已经变成了橙黄色,此事非比寻常。萧逸前不久刚刚来到此处,刚巧目睹了这神奇的一幕。

  不一会,年迈的村长就在两个小伙的搀扶下赶到了河边,在看到已经变色的河水后,他脸色骤变,嘴里喃喃道:“真是造孽,看来又要献祭了!”

  说完,他便领着一群人往村里走去,大家仿佛预感到了要发生的事,个个脸色凝重,一言不发。萧逸见状,默默跟在了众人身后……

  清朝时期,山西一带有个石川村,该村位于两山之间,村前有一条小河流过,资源丰富,村民们在此过着男耕女织的幸福生活。

  可不知是何情况,村前的小河就经常发生异变。第一次发生异变是在十五年前,当时的河水也是变成了橙黄色,水位也莫名其妙上升了很多。一开始村里人都没当回事,结果三天后,天降暴雨,山洪暴发,要不是村里的老者及时发现异常,带着他们跑到了两山之上,村民们就危险了。

  洪水退后,大家重建家园,可没过多久,河水又发生了异变。村里人心惶惶,便托人请来了一个阴阳先生帮忙。那阴阳先生告诉众人,这河里住着一个龙王,一直护佑着石川村,可村民们一味攫取,不知感恩,这才惹怒了龙王,他才会施法发大水,想要惩罚一下他们。

  村民们听后大吃一惊,忙询问解决之法。那阴阳先生表示,只要在河边建造一个龙王庙,日夜供奉,河水发生异变时,再将一个年轻貌美的妇人丢进河里献给龙王,就能平复龙王的怒气,自然就能保佑村子平安。村民们听后,立马按照那阴阳先生的说法,在河边修建了龙王庙,并将村里一个病重的年轻寡妇丢进了河里献祭。果不其然,到了第二天,河水就恢复了清澈,水位也恢复了正常。靠着这个法子,村里一直风调雨顺。

  这天傍晚,一个衣着破旧,饿得眼冒金星的年轻人误入石川村,并晕倒在了村口。村里人发现他后,将其扛回了村子,救了他。

  年轻人名叫萧逸,是一位出身龙虎山的正牌天师,前不久刚刚出世,正在四处游历。老话说滴水之恩,当涌泉相报,萧逸没钱,决定免费帮村里人占卜算命。虽说只是一些小把戏,可村里人迷信,很吃这一套,不过两天时间,萧逸就跟村里人混熟了。

  可没过两天,村里就发生了一件怪事,村口的河水又发生异变了。当萧逸赶到河边的时候,河水已经上涨到非常夸张的位置,已经临近河边的龙王庙了,原本清澈的河水也变成了橙黄色,浑浊异常。

  从村民口中,萧逸得知了关于此河的故事。可当时烈日当空,并无降雨,怎么可能会引发山洪。边上的村民见他不信,又是个外来人,白了他一眼后便不再开口了。

  不一会,村长就赶来了,那是一个须发皆白,身材佝偻的老者,看起来已经七八十岁了,但眼神依旧犀利。他看两眼河水,又扭头瞥了一眼快要被淹的龙王庙,像是下定了什么决心似得,扭头带着众人往一户人家走去。

  趁着河边没人,本就觉得蹊跷的萧逸偷偷拿出一张符咒丢进了河里,随即念动咒语。当他再次睁开双眼的时候,一缕缕黑气从河面上冒出,那不仅是死气,还伴随着阵阵怨气,看来这河底藏了个不得了的东西。

  做完这一切后,萧逸便默默跟上了村民。村民们径直来到了一户偏僻的人家,四五个壮汉不由分说地闯了进去,伴随着阵阵惨叫,一个年轻的女人被他们架着走了出来。女人涕泪横流,显然已经知晓要发生什么,她拼命挣扎,却没有任何作用。围观的村民冷眼旁观,有几个甚至开始起哄,催促着村长赶紧把那女人献祭给村民,毕竟这次河面异变发生的实在是太快了,早点把女人献祭给龙王,以免夜长梦多。

  萧逸听后大吃一惊,合着这些人是打算通过献祭的手段解决此事,作为正派天师,他自然不能允许这种事情发生。他拨开众人,上前拦住了村长,正色道:“村长,那河里根本没有什么龙王,而是藏着另外一个不得了的东西,你把女人献给它,根本不能解决问题,反而会增长它的实力,长此以往,就没人能拦住它了,到时候石川村定会遭遇灭顶之灾啊!”

  众人听后皆是一愣,随即七嘴八舌地吵闹起来,有人相信萧逸,也有人不信。眼看事态无法控制,村长赶忙上前喝止众人,他犹豫再三,决定先看看萧逸有啥办法,若他真有法子,不死人也是好的。

  萧逸点了点头,随即带着众人来到了河边。他从怀中抽出几张符咒丢进河中,随即抽出背在背后的桃木剑,猛地对着河面一指。伴随着一阵剧烈的爆炸,河面上瞬间掀起了巨浪,那巨浪足足有三四丈那么高,仿佛随时都会扑向岸边,卷走所有的村民。

  与此同时,所有人都听见了极为刺耳的悲鸣,而在巨浪之上,有人看到了一道巨大的黑影,那应该就是引起河水异变的罪魁祸首。萧逸见状,立马抽出符咒和桃木剑朝着巨浪冲去。在靠近水面的一瞬间,他抽出两张避水符贴在小腿上,踏在水面上,他如履平地。可就在他接近巨浪的时候,水下忽然伸出了几只惨白的胳膊,死死抓住了他的双腿,控制住了他的行动,这一幕刚巧被岸边的村民们看到。众人被吓得魂飞魄散,一个个瘫坐在地。

  萧逸眉头微皱,他低头一看,发现抓住自己的都是一些年轻女人的亡魂,她们恐怕都是这些年被村民们献祭之人。萧逸不忍伤害这些无辜亡魂,可只是犹豫的片刻,那道黑影已经趁机跑掉了,不过萧逸看清了那黑影的样貌。

  黑影消失后,那些束缚住他的水鬼也潜入河中不见了。萧逸回到岸边,看到刚刚一幕的村民,此刻早已将萧逸奉若神明,忙上前询问到底是何情况,那黑影又是什么怪物。萧逸眉头深锁,并未解释,只是询问他们这些年到底献祭了多少女人。

  众人听后面面相觑,但在萧逸的逼问下,才说出了真相。原来这十几年来,河水出现异象的情况越来越频繁,从第一次到现在,已经有七十多名女子命丧河底了。

  萧逸听后极为震惊,没想到这些村民如此狠心。他沉默良久,随即叫众人准备了朱砂、糯米、黄纸香烛以及许多贡品,他要超度这些亡魂。这些亡魂显然已经被河中的水怪给同化了,若是不能超度他们,他恐怕也斗不过那个怪物。

  村民们听后大吃一惊,立马按照萧逸的要求去做。不一会,所有的一切都准备好了,由于亡魂人数较多,又都是横死,因此超度一直持续了整整三天才结束。在超度完最后一个亡魂后,原本上涨的水位瞬间就下降了,浑浊的橙黄色河水也渐渐变得清澈了。

  就在所有人以为问题解决了的时候,一阵阴风吹过,平静的水面炸起一道巨大的水柱,而在水柱上方,则立着那个搅乱石川村的水怪。那水怪长着老虎的身子,全身布满了黑白色的花纹,粗壮的尾巴在后面不停摇晃,可他却长着一张女人的脸。村长在看到水怪的一瞬间,直接一屁股坐在了地上,声音也微微颤抖:“居,居然是你!”

  众人如梦初醒,立马扶着村长往后退去,远离了那个人面虎身的怪物。那个被叫做天吴的水怪深深地看了一眼萧逸,随即扭头钻进了河里。

  萧逸见状,转身来到村长面前,询问那天吴的真实身份。村长此刻已经被吓傻了,面对萧逸的追问,他也不敢隐瞒,如实相告。

  传说他们石川村所在之地,是吴人以前的旧居,吴人属于炎黄族系,以前就住在山西、陕西一带,后来江河变迁,吴人动迁,这一带早已没了吴人后代的踪影。直到二十年前,一个名叫吴梓燕的女孩从南方来到石川村,并表示自己是吴人的后代,此番前来是尊从亡父的遗愿,带着他落叶归根,回到原本吴人生活的地方。

  自那以后,梓燕便定居在了石川村。由于她容貌出众,有许多追求者,村长也是其中之一。不过梓燕选择了村里一个姓张的木匠,这个张木匠并非石川村人,也是个外乡来的,也正是如此,村长很是不服。

  有天夜里,喝醉的村长在河边碰到了晚归的梓燕,动了歪心思,便将其拖进草丛玷污了。事后她担心暴露,便一不做二不休,直接打晕梓燕,将其丢进了河里。

  萧逸听后眉头微皱,既然是吴人后代,死后变成天吴自然就说得通了。天吴本来是保护吴人的守护神,拥有操控河流的能力,有些吴人死后也会变成天吴,可要是横死且心存怨气的人变成天吴,定然会为祸一方,导致生灵涂炭,虽说梓燕是村长害死的,可眼下还有整个村子的人等着他去救。

  思虑良久后,他叫所有人回家,准备自己对付天吴。村民们此刻已经无条件相信萧逸了,对他的话言听计从。

  村民们离开后,萧逸收起符咒和桃木剑,默默走到河边。下一秒,人面虎身的天吴便从水里钻了出来,原来她刚刚看萧逸的时候,特意留下了一个信息,那就是叫他独自跟自己见面。

  从天吴口中,萧逸又了解到了另一个真相。原来那被献祭出去的七十多个女人,都不是村里人,他们为了不牺牲自己人,居然偷偷做起了人口贩卖,那些死去的女人都是被买回来,并强行丢进河里的。天吴每次想发动洪水,村民们就会丢下来一个女人。天吴同情她们,就施法保护了她们的灵魂,从而推迟了发动洪水的时机。

  得知真相后,萧逸脸色微变,沉默不语。听着天吴说出村里人犯下的一桩桩罪行,他的心态渐渐发生了变化……

  第二天,村里人发现萧逸居然消失不见了,而原本清澈的河水再次变成了橙黄色。不等村里人反应过来,天地巨变,大雨倾泻而下,山洪瞬间席卷了整个村庄,雨过天晴后,石川村归于平静,所有人都消失不见了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