某某建筑工程有限公司

日夜思念的小徒弟竟然背着自己吃香喝辣!师父泪如雨下……

  日夜思念的小徒弟竟然背着自己吃香喝辣!师父泪如雨下……第二天起床的骆劲贤必须承认他被萧逸云说动了,他要出门,要出去玩,至少出去吃点除了天虞岛大萝卜、大白菜以外的东西。他跑进房间,两位狐朋狗友一拍即合,结伴清晨告别掌门,在望南鸿费解的目光中踩剑冲出山门,冲出天虞岛,冲向遥远的

  落脚潇湘楼的时候居然偶遇了熟人,正喝酒吃肉的小徒弟愣愣地看着他的便宜师父,表情逐渐从惊讶转为欣喜,连忙邀请师父和师叔坐下喝酒。中原皇城的消费比天虞岛高出许多,骆劲贤也舍不得让小徒弟请客,本打算AA,没想到小徒弟直接摆手拒绝说不用,这顿饭不花钱,因为他上面有人。

  小徒弟似乎是刚从太古铜门回来,有些风尘仆仆,好在人全须全尾的,胃口也不错。骆劲贤不知道这家伙又干了什么大事,不过他相信自己的小徒弟,便对他的经历缄口不问,随口讲讲最近剑阁发生的事情。听到最近欣欣向荣的门派,小徒弟也由衷地觉得开心,让店家再拿了许多糕点糖果塞过去,嘱托师父回去的时候分给新来的小朋友吃。

  幽州,骆劲贤想了想,那还真是好远的地方。他不是没去过那里,以前他也在绿萝禁见过翼人,在逝水看过日出。但确实是很久远的记忆了,久到他哪怕用力去想,都很难想得起来。

  他思考片刻,心道反正最近自己也没事,不如也跟着去走走。他就说:“带我一起呗?”

  “师父…”他挠着脸,支支吾吾的,“我…嗯…其实我也很想和师父出去玩但是…但是这次可能就…”

  骆劲贤觉得不对劲,笑着质问:“这次你要去什么地方?很危险吗?怕师父我拖你的后腿吗?”

  萧逸云起哄,说你的小徒弟不要你了,他嫌弃你又老又丑,要丢下你远走高飞了。

  “萧师叔!”小徒弟慌张得要命,“真的不是!我,我这次不是去别的地方。我是要去,要去…忘川…”

  “七夜城主跟我说,忘川边有位固执的亡魂,明明已经失去人的神智,却不愿走,汤也不愿喝,”小徒弟说,“他觉得我大概认识,拜托我过去看看。”

  空气静默了几秒,意识到不对劲的萧逸云满脸尴尬地挠头,说:“这样啊,那老骆咱还是——”

  四周又变得静默,小徒弟的目光停在他身上,片刻之后,又挪向了窗外。正是阳光刺眼的午后,孩子们在皇城的小巷里追逐,商贩们坐在街边吆喝。从这条街往后走十里,有一个冒着黑气的大坑,数年前二国师玉玑子召唤七条黑龙摧毁了城墙,留下了这道无法磨灭的痕迹。

  萧逸云笑道:“你师父挂念着你,怕你吃不好,睡不好,还担心你晚上会不会怕黑。”

  “嗯,看得出来,”骆劲贤道,“你吃得比我好,睡得比我好,晚上也不需要我给你留盏灯了。”

  酒足饭饱后他们在潇湘楼门口拜别,约定至少过年得回天虞岛吃顿火锅。萧逸云从包里掏出有熊裘送给骆劲贤,说北方冷,让他多注意保暖。骆劲贤给他塞回去,说对不起太丑了,他绝对不穿。

  骆劲贤说那你得孝敬孝敬师父,反手抢走他冬日雍容的白色大氅,踩剑往北扬长而去。小徒弟气鼓鼓地在后面追,大喊那是我开的箱中箱云云,把后面的萧逸云逗得前仰后合。两拨人就这样往不同方向散去,也没有特别正式的告别,等着来日方长。

  临走前萧逸云还是决定占个便宜,三步做两步跑到对面糖葫芦小摊上拿了两串,郑重其事地对摊主说:“看到那位少侠了没有?那是我亲师侄,我这单就挂在他的账上,钱就不付了,他上面有人。”

  闯荡大荒数年,少侠们走了不少路,也邂逅了不少志同道合的好友。相信每位少侠的大荒经历拿出来都可以写成一本故事书。不知道大家有没有兴趣和小天天分享你的故事呢?

  如果少侠也想和大家一起分享自己的故事,欢迎以邮件的形式与小天天联系。一经采纳,即可获得精美的实体周边以及积分商城的积分奖励~ 期待少侠的来稿!

  小天天你好,我叫小云,是一位来自xxxx服务器的奶妈!我的联系方式是【微信号/QQ号】